抗战期间,这三位国民党将军死得太冤:被友军飞机投掷的炸弹炸死! – 铁血网

www.luck9988.com

2018-10-28

1944年4月,日军发动贯穿河南、湖南和广西三地的“豫湘桂会战”▓▓,企图打通中国大陆交通线▓▓,使侵华日军与南洋日军联系起来▓▓▓。

日军的攻势非常疯狂▓▓▓▓▓,短短4个月的时间▓,即从河南进至广西。

在广西,日军与国民党军队展开了惨烈的“桂柳会战”▓。 国民党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指挥9个军▓、2个桂绥纵队▓、空军一部(飞机217架),共约20万人▓▓▓,以分区防御抗击日军▓。

但是,张发奎所部的战力低下▓▓,难以抵挡日军攻势▓,节节败退▓▓。

资料图:“飞虎队”战机与队员▓。 11月10日▓,桂林▓▓▓、柳州同时失守▓。

张发奎率第四战区长官部由柳州撤至南丹县六寨镇▓。

距南丹县城数十公里远的六甲▓、拔贡▓▓、八圩等地堆满了军用物资,无法运出,而日军已进入六甲▓。

为了不资敌,蒋介石批准第97军军长陈素农与“飞虎队”(美国陆军第十四航空队)协商▓,派飞机轰炸六甲▓▓、拔贡▓、侧岭▓、八圩▓,彻底破坏军用物资▓。 11月25日下午一时左右▓▓▓,张发奎率部到达六寨▓,突然,16架美军飞机飞到六寨▓▓,低空盘旋,散发一大批传单。

传单上写着“所有撤退之军民▓▓▓,应避开公路大道行走▓。

因公路大道是轰炸的目标▓▓▓,很危险”等语。 六寨军民看到是美国飞机▓▓,都不以为然▓,照旧在这个小市镇上和公路上以及附近的麻尾火车站附近麇集▓,处理其后退事务▓。 11月25日下午3时许▓,9架“飞虎队”飞机再次出现在六寨上空,随后俯冲低飞▓▓,扔下无数重型炸弹▓▓。

一时间▓▓,炮声隆隆▓、哭天抢地▓,犹如世界末日▓▓。

街市上的民房▓、商店▓▓▓、粮库▓▓、机关、学校等▓,瞬间化为一片灰烬▓;死者、伤者触目即是▓,四肢散落▓▓,血流成河▓▓▓,令人心惊。 原来,97军联络“飞虎队”时明确指明要求轰炸六甲▓▓,但机场指挥部的译电员翻译错误,把“甲”译成“寨”▓▓▓,一字之差▓,“轰炸六甲”变成“轰炸六寨”▓。

资料图:抗日名将张发奎戎装照。 《张发奎口述自传》记载:“当飞机低飞掠过这个小镇时▓,我正站在汽车站▓▓,它暂时充当我的长官部▓▓。

我们清楚分辨出是美国飞机▓▓,我们高兴地冲出去观看▓。 料不到飞机上忽然扔下炸弹来▓,我的张姓警卫当场被拦腰炸成两段▓。 很幸运▓,我站在门口▓▓,不然我也被炸中。 ”看来,当时身为司令长官的张发奎也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▓▓。

此次误炸造成军人▓、百姓近万人丧生▓。

第四战区长官部损失惨重▓▓▓,特务团死亡过半,参谋处包括作战计划与军训计划在内所有文件都化为乌有▓。 更令人痛心的是▓▓,该战区的八位上校、三位将军也在此次误炸中丧生▓。 三位将军他们分别是:陈克球将军。 陈克球▓,时任军训部步兵监部中将副监▓。

陈克球生于1897年3月12日▓,原名陈世杰,湖南省宝庆县(今邵阳市)人▓。 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4期步兵科▓、陆军大学正则班第十一期毕业▓。 曾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事参议院恣议▓,广东第四路军总指挥部少将高级参谋▓▓,黄埔军校第四分校学生队总队长▓▓、补充训练总队总队长等职。 2001年3月▓,获台湾当局批准入祀台北圆山忠烈祠▓。 王辉武将军。 王辉武,时任第四战区司令长官部参谋处少将处长▓▓。 王辉武生于1906年4月18日▓,湖北省汉川县(今汉川市)人▓▓▓。

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6期交通兵科▓、陆军大学正则班第十一期毕业▓。

1935年12月陆大毕业后,派任西北“剿匪”总司令部参谋处中校参谋▓▓。

1937年9月调任第8集团军总司令部参谋处中校作战参谋▓。 1938年2月调升军令部上校参谋▓▓。 1939年9月调任第41师上校参谋长▓。

1942年12月叙任陆军步兵中校▓▓。

1943年2月晋任陆军步兵上校▓▓,10月调升第四战区司令长官部参谋处少将处长▓▓。 1944年3月兼任第四战区干部训练团教育长▓。 1973年9月▓▓,获台湾当局批准入祀台北圆山忠烈祠。 岑铿将军。

岑铿▓,时任高射炮第3防空区少将指挥官▓。

岑铿生于1906年12月5日,广东省台山县(今台山市)岑边村人,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5期工兵科及日本步兵专科学校毕业▓▓。

曾参加北伐战争、淞沪抗战▓▓▓,阵亡时年仅38岁。 误炸惨剧发生后▓,追查责任,中美互相推诿▓▓,仅将译电员处死了事。

重庆当局为了避免此事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▓,并未公布真相▓▓▓,而是声称六寨遭日机轰炸。

在抗战关键时刻▓,因为一次粗心失误▓▓,近万名抗日将士和平民死于友军的轰炸▓,实在令人唏嘘▓!相关参考资料:夏莲瑛整理《张发奎口述自传》▓▓,胡博▓▓▓、王戡《碧血千秋:抗日阵亡将军录》▓,王子章《美机误炸六寨惨案》,李祖运《国民党中央防空学校在大陆的始末》。